暖光散文精选

黄茂清:Applevs.FBI隐私权保卫战

最后编辑于 2020-05-22
777 82 299
黄茂清:Applevs.FBI隐私权保卫战

最近苹果公司(Apple, Inc.)摃上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新闻轰动全世界。FBI要求Apple协助,解码一支恐怖份子使用过的iPhone 5C手机。儘管这一要求在技术上不难实现,但Apple明确拒绝。这场科技公司与国家政府之间的争执,Apple背负着隐私权保卫战的使命。谁将胜出?请看下面分解。

一、本案事实

  2015年12月2日,恐怖份子法鲁克(Syed Rizwan Farook)与妻子,在洛杉矶近郊圣伯纳迪诺(San Bernardino)的公共卫生局,滥杀无辜,导致14人死亡,22人受伤。这两名枪手随后被警方击毙。FBI以恐怖攻击案件,展开调查。后来调查人员取得法鲁克使用过的iPhone 5C手机,里面可能存有与案情有关的资讯。不过手机设了密码(pass code),附有如输入10次错误密码,内部资料便会自动消失的隐私保障设定。FBI遭遇困难后,要求Apple提供程式,将法鲁克的手机,改成不管输入多少次错误密码,都不会自动清除内部资料。但Apple恕不从命。

  2016年2月16日,FBI向加州中区联邦地区法院申请强制令,要求Apple配合。法官皮姆(Sheri Pym)裁决,Apple必须对FBI提供合理的技术协助,让FBI解开法鲁克手机的资料。法院是依据All Writs Act of 1789做出这项命令。数小时之后,Apple执行长库克(Tim Cook)即表示要挑战法庭的命令。

              2016年2月29日,纽约东区联邦地区法院法官奥伦斯坦(James Orenstein),在另外一个解码之争的案件中,偏向Apple,裁定All Writs Act不适用。这个裁定虽然对本案没有拘束力,但应有影响力。

              2016年3月22日,本案听证会将在加州河边郡的联邦地区法院举行。

二、FBI的立场

  在刑事案件上,法官如果觉得某些物证,可能找到犯罪证据,可要求执法部门进行查证。执法部门如果需要第三者的协助,该第三者有义务配合提供协助。FBI指出,解码手机并攫取其中的信息,可能找出其他共谋枪手或避免下一场血腥攻击。它并强调要求获得的技术协助仅此一次,而且仅仅针对这一支iPhone   5C手机。

三、Apple的立场

   联邦地区法院法官皮姆,在今年2月16日命令Apple提供「合理的技术协助」,主要是取消iPhone手机在10次输入错误密码后,自动删除手机内容的这一功能。Apple执行长库克在公开信上表示,这项命令基本上是要求Apple侵入自己的设备。一旦FBI赢得此案,那幺在其他未涉及国家安全威胁的调查中,就会为绕过加密技术的执法行动,提供正当理由。他表示,强迫企业帮人骇入手机,将危及用户的隐私,并立下令人困扰的先例。相关技术将被大量使用到其他手机上。全国执法机关将会奉上数百支iPhone,要求Apple解码,这势必带来严重的后果。

  Apple力抗FBI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保护客户隐私是它的营销王牌。隐私和安全已经成为Apple品牌的一部份,特别是在国际市场上。Apple一年将近 2,340 亿美元的销售额中,约2/3来自国际市场。如果Apple和美国政府合作,它就很难拒绝与专制政府合作。国内外情报机构可利用开「后门」机制,进行大规模监视,和窃取国家和商业机密。

  Apple在该案的立场,很受史诺登(Edward Snowden) 事件的影响。史诺登曾任职于一家与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 有合约的外包商。他在2013年6月6日向英国卫报(The Guardian) 和美国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两家报纸爆料,揭露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稜镜计划」(PRISM) 。这是一个自2007年开始实施的绝对机密级的电子监听计划,透过使用者的电子邮件、视讯、档案输入,以及社交网路等,美国政府能够进行监听。根据该报导,美国已走向一个全国监控的国家。在这个丑闻公开之后,科技公司纷纷自保,开始採用一系列技术,将使用者的数据加密,以限制他人侵入。

四、依法论法

  Apple之所以敢向美国政府挑战,是因为美国是一个高度法治的国家。它有一套完美的宪法以及公平的司法体系。

  本案的争点(issue)是解码的要求,是否违反Apple客户隐私权(right to privacy)的保障?是否会造成Apple不合理的负担?

  所谓隐私权,是指私有财产权不受非法的侵入,以及个人和生活不受非法干扰的权利。美国联邦宪法并没有明订隐私权的保障。但第四条增修条文规定,政府不得任意搜索与扣押人民之身体与财产,第一条增修条文规定言论及集会自由,以及第十四条增修条文,各州非经正当法律程序,不得剥夺任何人之生命、自由或财产,均被引用为保障隐私权的根据。

  在论及FBI的要求,是否侵犯Apple的宪法权利之前,我们应先讨论  All Writs Act 是否适用于本案。这个法律在本质上属于补充的规定,只有在没有其他法律条款规範之下,才有适用的余地。目前Communications Assistance for Law Enforcement Act of 1994 (CALCA)已对科技企业如何配合执法部门的调查,有所规定。它给司法部门若干权限,但不包括科技企业必须设计「后门」程式侵入自己装置的权限。FBI只能要求国会修改CALCA,不得引用All Writs Act。

  FBI对Apple解码的要求,是否违宪,可从Katz v. United States, 389 U.S.347(1967)得到解答。该案涉及一个跨州赌徒柯之(Charles Katz)。他在一个洛杉矶的电话亭关上门后,打电话到迈阿密及波士顿下赌注。FBI使用电子窃听器,装置在电话亭外面,因此取得柯之犯罪的证据。案件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结果柯之胜诉。大法官哈伦(John M. Harlan)的协同意见指出,虽然窃听器没有装置在公共电话亭里面,但是在密闭电话亭打电话的人,有「隐私的合理期待」(the Reasonable expectation of privacy ),所以未取得搜索票而得到的证据无效。直到今日,这个「隐私的合理期待」,已经成为保障隐私权的一个里程碑。

  我相信FBI对Apple解码的要求,将危及数以亿计用户的隐私权。这种要求很难符合「隐私的合理期待」的标準。另外,政府强迫企业设计特定程式,削弱自己的安全系统,损害它的商业信誉,已侵犯到Apple的宪法权利。

五、解决途径

  本案看似简单,其实所牵涉的层面相当複杂。多年来,科技企业与美国政府之间的矛盾,因本案而戏剧化。Apple执行长库克曾说过,恐布份子屠杀无辜民众,神人共愤。配合政府破案,义不容辞。但FBI的解码要求,已给Apple带来难以承受的负担。Apple及其他科技公司的业务,依赖于全球公众的集体信念,那就是公司将儘力保护客户的隐私。所以,为了解决两造的对峙,国家安全和个人隐私权的保障应取得平衡。当然最好是FBI与Apple各让一步,庭外和解。其次是由国会立法,特别是修改Communications Assistance for Law Enforcement Act。如果上述两条路都走不通,只好由联邦最高法院来决定。笔者认为Apple终将胜诉。

〈作者是加州律师〉



上一篇: 下一篇:
你可能还喜欢以下内容
  • 吕苏巧遇  为年龄幽默过招
    吕苏巧遇 为年龄幽默过招
  • 新永利总站xyl113_日内阁通过开赌法案
    新永利总站xyl113_日内阁通过开赌法案
  • 申博信誉_晋江乡会高甲戏万人捧场
    申博信誉_晋江乡会高甲戏万人捧场
  • 申博赌场注册_柔州苏丹:不可随意修改‧宪法将失意义变废纸
    申博赌场注册_柔州苏丹:不可随意修改‧宪法将失意义变废纸
  • 申博618_欧习会陆委会:感谢美方肯定两岸政策
    申博618_欧习会陆委会:感谢美方肯定两岸政策
  • 菲律宾sunbe最新登录_民主党劝颖拉重视集体利益
    菲律宾sunbe最新登录_民主党劝颖拉重视集体利益
  • 申博合作网_民众:过了1小时没响‧iPhone闹钟新年失灵
    申博合作网_民众:过了1小时没响‧iPhone闹钟新年失灵
  • 申博唯一正网_民航局解禁 内地5航企 准空中上网
    申博唯一正网_民航局解禁 内地5航企 准空中上网
暖光散文精选|谁与历史同行|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