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光散文精选

申博sunbet手机网页_两岸中评智库:两岸关係若干基本概念界定澄清

最后编辑于 2020-02-10
949 83 242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赵黎青在中评智库基金会主办的《中国评论》月刊4月号发表专文《关于两岸关係的若干基本概念》,作者认为:「2016年台湾领导人与执政党更替,使两岸关係发展再次面临方向性抉择。在这样重大历史时刻,更有必要开放学术研究与理论探讨的空间,使相关政策的选择与制定具有更坚实的学术基础,更科学的理论依据;使两岸交流与沟通多些理性、少些情绪;多些明确、少些暧昧;使两岸执政党与政府儘早进行有实质意义的对话与交往,携手共同致力于增进两岸人民福祉。」文章内容如下: 
 关于两岸关係的各种政策阐述、讨论与对话都是围绕着和归结于若干基本概念的。这些基本概念的含混不清或存在歧义,不仅为以政治投机为目的的语言文字游戏与暧昧提供了空间,而且构成了损害两岸关係健康发展的实质性障碍。因此,有必要对相关的若干基本概念做出界定与澄清。 
 国家与一个中国 
 国家是甚幺?在对国家的认识与表述上,中文与英文有很大的差异,中文含糊不清,英文则相当明确。与中文「国家」相对应的英文有三个词,即Country,Nation以及State。英文的这三个词分别对应着国家的三个基本要素,即领土,国民与国家体制。当英文分别使用上述三个词针对国家明确有所指向的时候,中文却以「国家」一词笼统代之。就两岸关係而言,「一个中国」究竟是指甚幺?2005年大陆颁布了《反分裂国家法》,表明台湾并没有从中国分裂出去。中国既然并没有分裂,为甚幺还要追求两岸统一?两岸政治关係现状的性质究竟如何。弄清上述问题的关键,在于对「国家」做出明确界定。 
 一个国家从整体上看,由领土、国民与国家体制三要素构成。但是,从国家构成的特定要素的角度看,可以区分为领土国家,民族国家,以及政治国家。作为领土国家的一个中国,是由中国大陆与台湾构成的。作为民族国家的一个中国,是由同属中华民族的两岸人民构成。目前,在大陆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与在台湾实施的「中华民国宪法」关于领土国家与民族国家的一个中国的表述大致是共同的。两岸关于一个中国的分歧只限于政治国家,各自表述的「一个中国」则分别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这是两岸政治分歧的核心所在。两岸在一个中国涵义上的含混,不仅造成不必要的误解与沟通障碍,而且被一些从政者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利用为政治投机的工具。 
 在一个整体国家中,领土国家、民族国家与政治国家虽然是有机结合为一体的,但各自又是有着明确界限与区别的。明清皇朝更替之际,当时的思想家顾炎武就指出了「亡国」与「亡天下」的区别。「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①顾炎武所谓的「亡国」,只是指政治国家的亡国,即特定皇朝的改朝换代,不同的家族统治集团的更替。他很準确地看到,当民族国家即一国人民遭到严重戕害之时,那就是「亡天下」了。领土国家是一国存在的自然基础,民族国家是一国的社会主体,政治国家只是民族国家的派生物与附属体。所谓政治国家,是指特定政权及其政治法律体制所构成的国家体制。英文中「祖国」的涵义很明确,为Motherland or Fatherland,祖先所生存的土地,即祖国是由民族国家与领土国家这两个要素构成,但不包括政治国家。两岸人民共同的祖国是由在大陆与台湾土地之上生存与繁衍数千年之久的中华民族所构成的一个中国。至于中国漫长历史中的众多朝代,近代的满清皇朝与当代的中华民国体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体制,都只是中国特定历史时期的政治国家。祖国是长存的,中国有着五千多年悠久文明史。政治国家则是相对短暂的,长至满清皇朝也不过只有两百多年,短至秦帝国从统一到灭亡只有区区15年。至于中华民国体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体制,则只是分别创建于1912年与1949年。 
 对两岸人民来说,作为祖国的一个中国是天生的、命定的,是没有后天选择的,而作为政治国家的一个中国则是可以作出政治选择的。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满清皇朝统治创建中华民国体制,1949年创建中华人民共和国体制在中国大陆取代中华民国体制,都是中国各政治集团与国民的政治选择。两岸政治关係现状是20世纪以来中国政争与内战的后果与延续,形成了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两个国家体制并存的政治不统一现状。但是,在两岸政治关係现状下,中国的领土即大陆与台湾、国民即同属中华民族的两岸人民、以及主权始终都没有分裂。解决两岸政治分歧,就是两岸人民、政党与政府要为实现中国政治统一再次作出政治选择。
 主权与中国主权 
 主权是依託特定领土的民族国家所形成的最高权力。16世纪法国学者博丹提出并阐述了关于主权的概念与理论。他指出:主权是共同体所有的绝对且永久的权力。②基于数百年来关于主权的研究与实践,主权的基本属性可以作如下概括: 
 1、客观性:主权是一国国民共同体客观存在的永久性权力。一国国内各政治集团争夺主权所造成的朝代更替与政权更迭,不影响主权的恒久存在。秦朝衰亡之时,有「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之说。③此处的「鹿」,实质指的就是主权。 
 2、权威性:主权在一国领土範围内是至高无上的公共权力。在特定社会共同体中存在着各种权力,主权是覆盖一国领土範围内各种权力的最高权力,主权掌控者具有最高权威,譬如中国古代周朝王政时期的「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④治权是对权力的行使权。主权行使权是一国最高的治权,对该国领土範围内一切事项与所有国民具有管辖权。一国国内各个地区的治权从属于主权并且必须通过行使主权予以授权才具有正当性。 
 3、人民性:人民是主权的所有者。一定领土範围的社会共同体成员即国民同主权的关係决定着主权的所有权、掌控权、代表权与行使权。在古代,帝王以天子名义被当作主权的当然所有者。近代以来随着人类政治文明的进步,人民才是主权的所有者已成为世界普遍共识。作为全体国民的人民虽然拥有主权,但一般并不直接掌控主权。在当代国家,通常是以政党为核心的特定政治集团通过暴力或者选举等非暴力方式获得主权的掌控权。获得主权掌控权的政治集团依据自身的执政理念与政治意志,创建或者维持与改造政权及其政治法律体制即国家体制,通过任命或由人民选举公职人员去代表与行使主权。在现代文明国家,人民是国家的主人,掌控主权与执政的政党、政治集团及国家公职人员则应该都是为人民服务的「人民公僕」。
 4、统一性:主权是不可分割的。所谓主权的不可分割性,即主权具有统一性与唯一性。在一国内部,全体国民是主权唯一所有者,只有一个政府作为中央政府为主权代表,只有一个政权行使主权。关于主权的不可分割性,美国学者摩根索的定义是:「同一领土範围内的主权,不能同时由两个不同的权力机构行使。」⑤也就是说,在同一个主权国家之中,主权既不能由两个政府分享,也不能由两个政府共享。主权作为完整统一体所具有的不可分割性,同权力行使方式、职权机构、职能部门的可分性是相辅相成的。行使权力的方式可区分为立法、行政与司法,并划分为相应职权的立法机构、行政机构与司法机构。各职权机构根据行使权力的不同需要设置各个职能部门。主权的不可分割性与同一主权行使过程中的分权与制衡是并行不悖的。 
 中国主权是中华民族在漫长历史演变中形成的客观存在的公共权力,是覆盖中国大陆与台湾的最高权力。两岸两个政权及其两个国家体制并存的政治关係现状并不是中国主权出了问题,而是中国国民与各政治集团对中国主权的所有、掌控、代表与行使出现了问题。分居台海两岸的中国国民本是同一共同体,却由于国共两党主导的中国政争与内战切断了政治联繫,人为隔离了大陆居民与台湾居民,使两岸中国国民对中国主权的统一所有权的实现遭到阻碍。 
 两岸只有一个共同主权,即中国主权。台湾政权的中华民国政府所声称拥有的「主权」,如果是中国主权,则是违背基本现实,因为中国大部分国土与国民并不在其掌控之下。台湾作为中国的一个地区,不具有主权。主张「台湾主权」就是主张「台独」。中国大陆政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虽然掌控了中国大部分领土与国民,但是并没有完全掌控包括台湾在内的中国全部领土与所有国民,因而对中国主权的掌控是不完全的。同时也必须指出,台湾政权的中华民国政府立足于台湾也并没有完全失去或绝缘于对中国主权的掌控。 
 两岸两个政权及其两个国家体制并存现状违背了中国主权的统一性或不可分割性。在中国领土上,存在着互不承认、互不服从的两个最高权力机构、两个中央政府与两个国家元首。中国主权国际代表权的统一性也遭到损害。自1949年以来,中国主权是由分据在大陆与台湾的两个政权在不同时空以对立的方式分别代表的。儘管1971年后大陆政权在联合国以及主要国际组织中实现了中国主权代表权,但目前仍有22个主权国家承认台湾政权的中国主权代表权。两岸政权各自行使治权,更是违背了中国主权行使权的统一性与权威性。解决两岸政治分歧,就是要实现两岸人民与政府对中国主权在所有权、掌控权、代表权与行使权方面的统一。
 主权国家与主权中国 
 主权国家的形成与确立要追溯到1648年的威斯特利亚和约。结束17世纪欧洲30年战争所签订的威斯特利亚和约的重要历史意义之一,是规定了主权国家独立平等的国际关係基本準则。主权国家对本国领土与国民具有最高管辖权,对外是独立的、不从属于任何其他权力,主权国家之间是平等的。主权国家是国际法的主体,是当代国际体系与国际秩序的基石。1970年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关于各国依联合国宪章建立友好关係及合作之国际法原则之宣言》确认:各主权国家一律享有主权平等,包括各国法律地位平等、每一国均享有充分主权之应有权利、国家之领土完整及政治独立不得侵犯、每一国均有权利自由选择并发展其政治、 社会、经济及文化制度等。 
 主权是国家的实质。在一个主权国家之中,除了一个主权国家体制之外,还可以存在多个非主权国家体制。一个政治实体如果具备拥有主权的国家体制,那幺就是实质性的真正的国家,即主权国家。当代一些主权国家除了拥有主权国家体制之外,其国内还包容存在着一些具有非主权国家体制的政治实体。这些政治实体虽然也具备国家体制,不仅有宪法,甚至还会有国旗、国号与国家元首,也可称为「国」,但却不拥有主权。具有非主权国家体制的这些政治实体不是实质性的真正国家。美国50个州加联邦共有51个国家体制,只有联邦体制才是主权国家体制。德国有17个国家体制,其中16个没有主权的国家体制称作为各州体制,联邦体制为主权国家体制。俄罗斯国内包含有22个自治共和国体制,只有联邦体制才是主权国家体制。 
 中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目前领土上存在着两个国家体制,即在中国大陆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体制与在台湾实施的中华民国体制。这两个国家体制在自身法理上都覆盖由中国大陆与台湾构成的全中国领土,都自称拥有中国主权,但其实际有效性却只能分别局限在台湾海峡两岸。中华民国体製作为中国的主权国家体制基本上不合格。当前的中华民国政府脱离了构成中国主要部分的中国大陆与大部分中国国民。与此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製作为中国的主权国家体制也并不完全合格。中华人民共和国体制自1949年创建以来,至今仍未能实现在包括台湾在内的全中国领土有效实施。1912-1949年期间,中国的主权国家体制是中华民国体制。1949年至今,主权中国的政治形态是不正常的,即中国一直未能形成一个实际有效覆盖全中国领土与国民的主权国家体制。
 主权中国的两岸关係发展未来有五个选项: 
 选项一,是将目前在大陆地区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体制扩展到台湾地区,即两岸统一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体制,使中华人民共和国体制成为完全合格的中国主权国家体制。 
 选项二,是目前在台湾实施的中华民国体制重返大陆地区实施,即两岸统一于中华民国体制,中华民国体制重新恢复为中国的主权国家体制。 
 选项三,是在台湾创建「台湾国」体制取代中华民国体制,实现台湾「独立建国」,将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 
 选项四,是维持两岸政治关係现状。 
 选项五,两岸人民、政党与政府共同缔造统一国家体制。 
 数十年来两岸关係发展时势已经基本否定与排除了和平前提下的前三个选项。继中华民国体制1949年在大陆地区被中华人民共和国体制取代之后,该国家体制的主创者与维护者中国国民党2016年在台湾地区全面失去了执政权,目前自顾不暇,遑论「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李登辉与陈水扁在台湾地区执政期间为实现法理台独多次尝试与冲撞所得到的深刻教训,使最坚定执着的「台独」分子也知道台湾「独立建国」不具备任何可能性。 
 必须指出的是,台湾地区2014年的「太阳花」学运与「九合一」地方选举,以及2016年初的领导人大选与立法院选举等重大政治事件,反映出当地「反统一」的强大民意。显而易见,在可预期的未来,无论两岸关係和平发展如何进行,台湾地区的人民与政府都不会自愿接受两岸统一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体制。
 维持两岸政治关係现状是两岸三大政治力量都不情愿、但却可以暂时忍受的选项。但是,两岸政治关係现状不可能无限期延续下去。两岸政治关係现状的延续必将伴随着相互猜疑、相互防範与相互拆台,积累怨恨、强化对立,两岸经济社会与军事安全活动的正常开展缺乏必要的政治条件与法治保障。两岸两个自称的「主权国家」体制并存现状无限期延续,将使中国统一的领土、国民与主权形成事实上的分裂,即以中华民国名义存在的「事实台独」。这是两岸人民最终所不能容忍的。 
 两岸人民、政党与政府共同缔造统一国家体制是未来两岸关係的第五个即最后选项,也是历史时势昭示的必由之路。两岸共同缔造统一国家体制使主权中国具备与之完全相符的主权国家体制,必须迎接两大挑战: 
 第一大挑战是两岸人民、政党与政府是否有意愿、有能力以和平的方式共同缔造统一国家体制。两岸共同缔造统一国家体制,不仅要有出于两岸人民根本利益、中华民族整体利益与民族感情追求统一的意愿,而且要有政治创新的勇气、智慧与能力。 
 第二大挑战则是在未来统一中国国家体制内,如何合情合理地对待与安置现存的这两个国家体制。中国国民党主导建立的中华民国体制与中国共产党主导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体制体现了当代中国两大政治力量的政治追求与奋斗经历。两岸现行的这两个国家体制的存在与维持,不仅是启动两岸和平统一进程也是两岸最终建立统一国家体制的政治基础与前提。两岸共同缔造统一中国体制的道路是开通的。 
 现代政治文明的理论与实践为统一主权国家之中包容多个国家体制提供了依据与经验。中国共产党前辈领导人作为中华民族杰出政治家所提出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互不吃掉」,以及「共同缔造统一中国」等创新性政治思想,体现着博大深厚的民族情怀与高瞻远瞩的政治洞察力。儘管存在着各种困难与障碍,两岸共同缔造统一中国的前景是光明的。
 结束语 
 2016年台湾领导人与执政党更替,使两岸关係发展再次面临方向性抉择。在这样重大历史时刻,更有必要开放学术研究与理论探讨的空间,使相关政策的选择与制定具有更坚实的学术基础,更科学的理论依据;使两岸交流与沟通多些理性、少些情绪;多些明确、少些暧昧;使两岸执政党与政府儘早进行有实质意义的对话与交往,携手共同致力于增进两岸人民福祉。 
 注释 
 ①《日知录》卷十三《正始》 
 ②让.博丹:《主权论》 第1页,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8年。 
 ③《史记》卷九十二〈淮阴侯列传.蒯通〉 
 ④《诗经.小雅。北山》 
 ⑤汉斯.摩根索:《国家间政治——权力斗争与和平》第323页,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


上一篇: 下一篇:
你可能还喜欢以下内容
  • 世大运开幕式週六登场 反年改团体呛将「路过」
    世大运开幕式週六登场 反年改团体呛将「路过」
  • 变压器採购验收不确实  台电遭纠正
    变压器採购验收不确实 台电遭纠正
  • 吕秀莲:过去有抓耙子 现在也有
    吕秀莲:过去有抓耙子 现在也有
  • 香港修改深圳居民前往香港签证政策以加强限制
    香港修改深圳居民前往香港签证政策以加强限制
  • 「练爱时代演唱会」 用歌声推广情感教育
    「练爱时代演唱会」 用歌声推广情感教育
  • 击倒古巴对手 乌克兰拳王克里契科卫冕成功
    击倒古巴对手 乌克兰拳王克里契科卫冕成功
  • 孙政才问题严重 “待遇”超薄熙来5倍
    孙政才问题严重 “待遇”超薄熙来5倍
  • 卡维斯:乐观等改变‧进步党不退出国阵
    卡维斯:乐观等改变‧进步党不退出国阵
暖光散文精选|谁与历史同行|网站地图